19年四川女子服毒自杀,4个月后父亲愧疚自首,被法院判刑2年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2-07-29 14:25

  

2019年6月的一个清晨,一名男子迈着沉重的步伐,满脸愧疚地走进四川绵阳市高新区分局大门。

“谢先生,您孩子的案子,已经交由法院审判,请您不要太心急。”值班民警起身对这名男子说道。

“警官,我,我是来自首的。”

男子名叫谢军,就在4个月前,他的女儿小梅(化名)服毒自尽,“意外”离世。关于本案的细节,警方已经查明,此案也进入到了审判阶段。

小梅

小梅的亲生父亲谢军说了一句:“我要自首!”让办案民警顿感疑惑,瞬间摸不着头脑。

没人能够想明白,作为“被害方”家属的谢军,为何会口出此言?女儿小梅的死,难道跟谢军有关?

这一切,还得要从小梅的“意外”离世说起。

突然失踪

2019年2月5日,大年初一。下午6时左右,四川绵阳安州区的旗婆婆(小梅的奶奶)有些焦躁不安。她的孙女,22岁的小梅已经失联了好几个小时。

据旗婆婆回忆道:“和孙女早上一起吃过饭后,一直到晚上6点,都联系不到小梅。”

起初旗婆婆只是以为小梅和朋友出去玩,没有来得及回她消息,但是随着天色逐渐变晚,旗婆婆还是联系不到小梅。在这阖家团聚的时刻,小梅能去哪呢?旗婆婆越想越急,只好给小梅的母亲刘芳打了电话。

“小芳,我已经一天没有见到小梅了,你知道她去哪了么?”小梅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离婚,之后小梅一直跟随奶奶生活。

旗婆婆

接到电话的刘芳起初也没有当回事,毕竟一个22岁的大姑娘,总不会被人拐跑,应该是和朋友出去玩,才没有接电话。

就这样,一个晚上的时间过去。第二天,刘芳给小梅打电话,对方还是没有消息,同样谢军的电话,小梅也没有接。谢军的内心一下慌了起来。

在这之前,小梅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。为了找到小梅的下落,父母开始发动身边的亲戚朋友,并且也联系了小梅平时几个要好的朋友,但始终没有发现小梅的下落。

一种不安的感觉,开始笼罩在小梅一家人的心中。在使用各种方式都联系不到小梅之后,焦急万分的家人只能选择报警,希望能够靠警察来找到小梅。

很快,警方就受理了此次报警,在一番调查之后,警方并没有发现任何小梅办理住宿,以及购买车票的信息。这也就说明,小梅此时还在本地,没有走远。

即便如此,在偌大的安州区寻找一个女孩,也无异于是大海捞针。警方开始增派人手,在全区范围内搜寻小梅的身影。

2月8日,警方在辖区内的一处旅馆中,找到了“奄奄一息”的小梅。并将此消息立即通知给了小梅的父母。

此消息一出,对于小梅一家来说无异于“晴天霹雳”。赶到现场后,眼前的一幕彻底惊呆了众人。

狭小的房间内,地上的呕吐物随处可见,空气中弥漫着阵阵刺鼻的恶臭味。瘫倒在床上的小梅,此时只剩下微弱的意识。120急救车已经在赶来的路上。

救护车上,刘芳紧紧握着小梅的手:“小梅,坚持住,马上就到医院了。”母亲眼角的泪水早已止不住地往下流。

小梅下意识地指了指自己的嘴角,很显然,小梅之前服用了某种“药物”。而就在此时,旅馆老板发来了一张照片,画面中一瓶“敌草快”的农药,让众人揪着的心,再次提到了嗓子眼。而这瓶农药,就是老板在小梅房间的一个角落发现的。

敌草快

小梅“服药自尽”的行为,已被家人知晓,但眼下情况紧急,没人顾得上询问此事,在全家人心中,只求小梅能够挺过这一关。

好在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,小梅算是保住了一条命。待小梅身体状况有所好转之后,民警对她进行了简单的询问,得知小梅是在2月6日,于一家农资店购买的敌草快,她确实想要自杀!

眼下,小梅已经知道了错误。然而一个不幸的消息却再次震惊了众人。

“意外”离世

虽然小梅被抢救了回来,但是在之后的几天里,她的身体状况急剧下降,院方也下达了多次病危通知。

2月15日,小梅还是没能挺过这一关,年仅22岁的花季少女,就这样离开了世界。

小梅的母亲刘芳

小梅的离世,让这个家庭受到了极大的打击,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,令小梅的家人始终无法接受。然而现实就是如此残酷,事情发展到如今这样,总要有人面对。

然而,对于小梅的家人,甚至是对于警方来说,小梅的死有个很大的疑问。

小梅曾对警方说过,“自己买回农药喝了2瓶盖”,也就是不到16毫升。再加上敌草快这种农药,本就是一种低毒农药,16毫升的剂量,按理来说不可能造成这么大的危害,难不成是小梅记错了?

警方认为事情也许没有这么简单。在得到家属的同意后,警方对小梅所喝的农药,以及死因进行了司法鉴定。

3月20日,在四川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的配合下,小梅的真正死因被查清了:“双肺弥漫纤维化死亡”。在小梅所喝的农药中,技术人员还检测到了本不应该出现的物质——“百草枯”!

也就是说,小梅是服用了含有百草枯物质的药物,才导致了死亡。但是,敌草快这种农药为什么会出现百草枯呢?真相只有一个,那就是小梅买到的敌草快,是一瓶“假药”!

百草枯是一种剧毒农药,如果误服,会对人体的器官造成极大的伤害。早在2016年,我国就已经禁止使用百草枯水剂。

当鉴定报告出来之后,民警立即对涉案的农资店进行了全面检查。在对老板进行调查时,老板表示,这种敌草快是他在2018年进的货,对方送货上门,他也不认识对方是什么人。他只知道用过这种农药的顾客,都跟他反应效果很好。也就是说,对于自己卖的农药是不是“假药”,农资店老板自己也不清楚。

涉案的农资店

根据农资店老板提供的信息,可以看出他也是被人所骗,才买到的这种“假”农药。但是小梅的家人却不这么认为。

对簿公堂

4月,小梅的母亲一纸诉状,将农资店老板以及旅店老板告上法庭。

刘芳认为,若不是小梅服用了含有百草枯的假农药,是不会危及生命的。所以“害死”女儿的罪魁祸首,就是农资店老板!

此外,旅店老板也有两点没有做到位:

一是没有依规在小梅办理入住手续时,进行实名登记。使得案发后,警方不能在第一时间查询到小梅的踪迹,从而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;

第二就是小梅“昏迷”在房间的几天时间里,旅店工作人员没有发现异常。

所以刘芳认为,这两人需要对小梅的死亡负全部责任。

小梅的母亲和奶奶

被告律师认为,小梅的死根本原因就是自杀,从警方的笔录中也能够证实这一点。所以被告方不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。

法庭之上,原告和被告双方唇枪舌剑,各说各的理。

在法官看来,小梅在做出这一系列行为时,已经是一个成年人。她完全有能力知晓这样做会产生怎样的后果,所以此次案件的主要责任,归根结底还是需要小梅本人承担。

农资店老板

12月24日,经过漫长的等待,小梅一案迎来了一审判决。

判决认定: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,死者需要自行承担80%的责任。

农资店老板,因违反相关法律规定,出售违禁物品,导致小梅身亡,需承担20%的相应责任。

而旅店老板,只是违反了相关治安管理法,与本案无直接因果关系,所以没有受到影响处罚。

旅店老板

对于这样的结果,刘芳表示不能接受,随即向法院提起了上诉。

对于刘芳的上诉,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高度重视,立即对此案进行了全面调查,最终撤销了一审判决。

二审判决认定:旅店老板因为违反相关规定,导致小梅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,所以需承担10%的责任,赔偿死者家属72909.54元;农资店老板承担10%的责任,同样赔偿72909.54元。而死者依旧承担80%的责任。

这便是小梅案的最终判决,既然事已至此,刘芳也只能面对这一现实。

就当所有人都以为此事一切就此终结时,小梅的父亲谢军却走进了警局。

父亲自首,牵出又一起案件

女儿的意外离世,对谢军的打击很大。事情发生后,谢军每日茶不思饭不想,因为他心里清楚,若不是因为自己,女儿无论如何都不会走到今天这个结局!

自从谢军和刘芳离婚后,小梅一直跟着奶奶生活,在平常的生活中,身为父亲的谢军,对儿女的关心和照顾也是少之又少。在他的心里也十分清楚,自己对女儿亏欠了很多。

谢军

2018年,谢军在当地开了一家茶馆。还未参加工作的小梅,成为了父亲店里的收银员。平常店里的收入,流入了小梅的腰包中,虽然收入不多,但也算是解决了工作问题。

然而谢军的这家茶馆,背地里却暗藏猫腻。明面上是一个饮茶聊天的场所,实际上却是一个非法开设的赌博平台。平日里由谢军坐庄,利用网络彩票的形式,“引诱”别人前来下注,从而获取暴利。

担任收银员的小梅,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,渐渐熟悉了如何下注。令谢军没有想到的是,小梅竟然也参与到了赌博当中。起初小梅只是怀着一种好奇的心态,利用网上赌博来打发时间,平常下注的金额也仅仅是几十元。

谢军的茶馆

后来小梅参与赌博的行为被谢军发现,但是在谢军看来,女儿也仅仅是“随便玩玩”,便没有阻止小梅的赌博行为。然而赌博这种东西,一旦沾染,便会深深地陷入到无尽的“深渊之中”。

对于小梅来说亦是如此,虽然也曾在赌博中尝到过甜头,但是常言道“十赌九输”,小梅最终还是欠下了不少外债。

欠债后小梅的内心感到无比恐慌,但是又不敢告诉家人,她此时唯一想做的,就是增大筹码,希望能够在赌桌上将输掉的钱赢回来。显然,小梅的想法“过于天真”。

案发前夕,谢军因去外地出差,便将差馆内的“生意”全权交由小梅管理。而小梅却将店里的不法收入,投入到了赌桌上,希望能够回本,结果血本无归。

谢军回来后,发现店里的资金少了一大半,无可奈何的小梅,只好向父亲承认了自己赌博并欠下大量外债的事实。得知此事的谢军瞬间火冒三丈,那一夜,谢军和小梅之间发生了激烈的争吵,谢军在情急之下,还动手打了小梅。

“如果不是我动手打了她,小梅不会这样想不开。”事情发生后,谢军的心中时常这样想。

本想靠父亲的帮助,解决自己的债务问题,小梅没想到事情会走到如今这样的结局,她的内心开始变得极其消极,以至于想用“自杀”来结束一切。

也许在小梅看来,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惩罚自己,或许也是想要惩罚自己的父亲。没人能够知道,小梅在饮下农药时,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最终,谢军因违法开设赌场罪,被法院判处两年有期徒刑。

正是因为谢军的不法行为,不仅让自己锒铛入狱,还间接“害死”了自己的女儿。谢军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!

“赌博一直都是人们比较痛恶的,它就像是一条蛀虫破坏着某个人,破坏着某个家庭。”

父母作为孩子的第一任老师,在孩子犯错时,应当予以正确地引导,而不是一味地指责,否则到头来,只会迎来悲痛的结局!


大地彩票平台,大地彩票官网,大地彩票网址,大地彩票下载,大地彩票app,大地彩票开户,大地彩票投注,大地彩票购彩,大地彩票注册,大地彩票登录,大地彩票邀请码,大地彩票技巧,大地彩票手机版,大地彩票靠谱吗,大地彩票走势图,大地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大地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